1. <output id="qytmw"><font id="qytmw"><td id="qytmw"></td></font></output>
    <dl id="qytmw"><bdo id="qytmw"></bdo></dl>
  2. <dl id="qytmw"><bdo id="qytmw"></bdo></dl>

      <dl id="qytmw"></dl>
      首頁   |   關于我們   |   華瀾微產品   |   華瀾微資訊   |   華瀾微期刊   |   人才招聘   |   聯系我們        中文|English     


      華瀾微資訊
       
      華瀾微資訊

       

      華瀾微:堅持自主可控要從IP做起,才能建起“高樓大廈”

      2019年08月21日

            集微網消息,作為G20的主旋律之一,發展數字經濟正在成為中國創新發展的主要路徑,時至今日,更是成為社會發展的新潮流和新的趨勢。而與此同時,數字經濟的蓬勃發展正在為整個社會帶來巨大的機遇和挑戰,尤其是在數據方面,數字經濟帶來的海量的數據不僅推動了產業的發展,也讓集成電路作為經濟發展的生力軍的地位愈加凸顯。

            但是一直以來,數據存儲領域一直被國外的企業所壟斷,各種存儲介質和存儲技術的應用也都是以國外領導的生態為主,那么國內廠商要如何在這種情況下生存下去呢?

      華瀾微CEO? 駱建軍博士

      半導體公司離不開技術積累

            “真正的國際半導體公司是要有數十年的技術積累的,存儲控制器芯片領域更是如此。”華瀾微CEO 駱建軍在接受集微網記者采訪時表示。

            以存儲控制器的三個核心技術為例,首先,計算機接口為存儲提供了先決條件,如何更好的控制計算機接口,就需要提供優質的芯片,而當前計算機接口的標準很多,如何能夠滿足眾多的標準,是非常困難的。

            其次,閃存控制器關系到存儲的讀取和寫入速度,閃存控制器不僅能夠提供主機和閃存設備之間的物理接口,也可以高效地利用閃存來實現所需的可靠性和性能。

            最后,在信息安全重于一切的今天,如何保證存儲的數據的安全是很多企業不得不考慮的問題。

            而要想兼顧并在這三者之間找到完美的解決方案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縱觀國際的大企業,無一例外在這方面都有著深厚的技術積累。

            “我們所做的復雜的芯片,也是一點點從底層積累起來的。以前的接口是寬的,有40根排針,之后發展到SATA,但是很少有公司一步步從40根排針做起,也就缺少了底層技術的積累。”駱建軍強調。也就是說,再復雜的存儲控制器芯片也都是通過一代一代的迭代,通過技術的積累做到了最終的“高樓大廈”。

      堅持自主可控要從IP做起

            但是要想獨立自主的建成“高樓大廈”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近年來,中國半導體領域提到最多的一個話題就是“中國芯”,在駱建軍看來,做芯片當中的核心模塊就如同設計房間一樣,整個房間是自己建造的,但是里面的沙發,空調等等細節的部分都是買來的,這樣算不上真正的“中國芯”。

            真正的自主可控的“中國芯”應當是,沙發,空調這樣的模塊都要自己設計,自己來做,不依靠別人,只有這樣才能徹底解決國產化的問題。在駱建軍看來,在芯片設計領域,不依賴國外的IP的情況是比較少見的。可以說,世界上沒有幾家公司能夠潛心積累幾十年的技術,畢竟,積累是艱辛的。

            但是,困難并不意味著就不能做。駱建軍強調,華瀾微在技術的積累和探索上一直都不落下方,也一直都勇于做技術的先行者。比如,早在2015年,華瀾微就開始支持了RRAM存儲介質的應用,而在2018年,華瀾微則是全球最早支持MRAM應用,并為此創新固態硬盤存儲架構,在新的固態硬盤控制器中加入了支持MRAM存儲介質的接口。

            技術的領先在于長期技術的積累,堅持自主可控不僅僅需要長期技術的積累,更需要從最底層的IP做起。

      半導體產業不是花錢就能砸出來的

            而現在,華瀾微正在通過一點點的技術積累,從當初存儲控制器一步步延伸到存儲陣列控制器這一領域。

            為了實現這一目標,2015年,華瀾微低調整合了具有二十多年歷史的存儲芯片國際廠商INITIO,華瀾微在INITIO產品線的不斷投入和技術攻堅。在新的大數據存儲陣列控制器上,華瀾微提前布局,提前在關鍵IP、軟件以及系統環境方面進行研發工作,為華瀾微電子的技術突破做好了關鍵技術積累,這也是未來華瀾微十年企業級存儲產品突破之路的重點。

            要知道,存儲陣列控制器即便從全世界的角度而言,能夠做的廠商也是屈指可數,這就使得這一領域長期被國外的廠商所壟斷。“把中國人的信息存放在中國人自己的硬盤中是華瀾微的目標。”駱建軍表示。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存儲陣列控制器被幾家廠商壟斷的原因在于技術難度很大,“這個市場很大,但是因為難度太大,做的人就很少,很多廠商沒有足夠的技術積累,就做不了。”駱建軍強調。

            但是,華瀾微為什么能做呢?正如之前所說,華瀾微無論是橋接芯片也好,計算機接口也罷,都積累了自己的技術,也正是通過底層技術的積累,華瀾微才能夠進入這一市場。“技術積累和設計復雜的芯片并不是矛盾的事情,”駱建軍表示,“這也就是為什么說中國要大力發展芯片可能需要八年,十年甚至是二十年的時間。即便花費的時間再長,我們依然會堅持下去,通過技術的積累把產品做好,這樣做不僅僅能夠更好的服務來自國內外的廠商,更能夠彌補國內存儲芯片短板,做更好的國內存儲。”

            因為,半導體產業并不是靠花錢就能夠砸出來的,是需要長期的技術積累的。想要設計出復雜的芯片,就需要從基礎做起,只有打好“地基”,才能夠建設“高樓大廈”!

      以上內容轉自《愛集微》

           

      国产野外无码理论片在线观看